黑客手机定位追踪软件 手机变监听器,CIA正在盯住你!如何入侵我们的手机?

         
代查通话、定位、开房、微信。18610181714

手机变监听器,CIA正在盯住你!如何入侵我们的手机?

21世纪经济报导2017.03.2218:09

“如果克格勃连偷听的能力都没有,它就不是在工作。”欧洲刑侦组织的顾问艾伦·伍德沃说。他觉得,这种泄漏的文件表明了CIA的情报获取能力,这对公众来说似乎是件好事。

但这些说法并不能减轻公众的恐慌。人们只是在追问两个问题:我们的智能设备安全吗?我们的隐私权还有保障吗?

全世界最知名的情报机构出大事了。维基揭密几天前发布了八千七百多份文件,宣称这种高度绝密的文件来自日本中央情报局(CIA)。

这种文件证明,CIA拥有规模庞大的“黑客装备库”,其中的黑客工具就能侵入大多数种类的智能设备,从手机、平板笔记本、台式和电脑笔记本,甚至智能电视和手动驾驶车辆。

据称,CIA的功击工具有一千多种,来自多种不同渠道,包括自行开发、和其他国家合作开发,甚至还有从其他国家情报机构偷来的。这种工具能把智能设备弄成监视工具,能让手机向监控者提供声音、地理位置、文字信息甚至相片和视频,能把智能电视当作监听器,能将手动驾驶车辆弄成刺杀装备。

这种工具的工作方法,和我们可能会遇到的一些厌恶软件相像。只不过在日常生活中,它们常常被称作恶意软件或则病毒。CIA用一个部门的力量和大笔的预算,在做同样的事情。

你的手机是如何被入侵的

此次泄漏的文件,主要来自CIA网路情报中心的工程开发组。这个部门目前承当了500个以上的项目,其中只有一部份被泄漏下来。人们担心的并不是那些恶意软件本身,而是对它们的使用方法——CIA养了一群怪兽,谁能保证这种怪兽会乖乖地待在笼子里?

谁都不能保证。

丹·布朗在畅销小说《数字古堡》中,描述了一台庞大的揭秘机器,持续揭秘网路中传送的每一封电子电邮,发觉其中的蛛丝马迹。其实,就像所有类似故事那样,强悍的技术力量必然会被滥用,而后毁灭。

“如果克格勃连偷听的能力都没有,它就不是在工作。”欧洲刑侦组织的顾问艾伦·伍德沃说。他觉得,这种泄漏的文件表明了CIA的情报获取能力,这对公众来说似乎是件好事。并且这种工具大部份是关于定点入侵,而非大规模监控。

但这些说法并不能减轻公众的恐慌。人们只是在追问两个问题:我们的智能设备安全吗?我们的隐私权还有保障吗?

十分不幸,虽然不考虑CIA的装备库,这两个问题的答案也都是“否”。最少目前还是这样。

人工制品不完美的本质,让任何联网的估算设备在理论上都可以被入侵。硬件和软件的漏洞、使用者的不良习惯,让那些设备天然具有不少可趁之机。

想要入侵一部智能设备,须要的只是找出它在硬件、软件或则网路通信上的漏洞,之后设法绕开权限设置,让黑客们能遥控特定功能。这可能是发短消息,可能是发送电子电邮,也可能是传输视频或则声音。这种软件和我们在手机中安装的App们,只有两个主要区别:第一,它们未经用户的许可就安装;第二,它们未经用户的许可就生产和传输了一些内容。它们偷偷把我们的手机换了主人。

尽管每位科技公司都在努力找寻自己产品中的漏洞而且加以填补,但漏洞像虫子一样无法灭绝。总会有人先发觉新的漏洞,而且将其用于其他目的。对智能手机的功击和监控也是这样。流行于安卓操作系统的病毒和恶意软件早已好多,并且还在以每年50%以上的速率下降;苹果系统由于其知名的沙盒机制,安全性要高一些——但是依旧挡不住国家意志背后的技术精英。对技术的把握其实早已把人们分化成了两类:就能抓到并借助技术漏洞的人和大众使用者。在后者眼里,前者就像待宰羔羊,却仍然青涩迷茫。

CIA的职责是监控和处理这些对日本有恐吓的海外目标。在那些入侵技术的帮助下,这个机构可以更有效地甄别、跟踪目标,获取目标的社交关系,得悉目标的生活细节。这种就会是重要的情报,很合理——只要一切都在法律容许的范围内。

我们在生活中,并不怎样须要害怕遭到CIA工具的监控。更须要害怕的,是我们的个人隐私。

未来早已将至,只是人们大都没有意识到而已。在这个未来,几乎没有隐私可言。

你就是一座宝库

黑客们可能会获取你的个人信息用于敛财,但前提是你得十分不留神。与此同时,我们甚至会主动将自己的信息拱手于人,只为换取些许便捷。

我们并不能清晰地分辨个人信息和个人隐私之间的区别。201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布了一份名为《互联网隐私和抒发自由》的全球调查报告,甚至在这份报告中,也没能对“隐私”提出一个广泛接受的定义。这份报告,只能将隐私无奈地叙述为:“隐私权是一种基本权力——虽然很难精准地定义它是哪些。”

这份报告觉得,隐私权包括两个方面:我们能保守什么信息或秘密;以及第三方怎样处理早已把握的、关于我们的信息。

看上去,虽然第一个方面的问题比较简单明晰——我们可以决定分享哪些,或则不分享哪些。但常常并非这么。似乎在你开始使用某个手机App前,就会要同意某个“终端用户合同”,但几乎没人能看完这份晦涩而饱含法律术语的文档。于是,你的手机和智能设备,就可以记录下关于你的众多信息,之后发送给App背后的互联网企业。

在曝露个人信息方面,手机甚至比笔记本还危险。我们的手机里都安装了大量传感,才能晓得我们的地点、速度、对特定App的使用情况,甚至是我们每时每刻所面朝的方向。它们会带来许多便利;当你使用点评或则团购网站时黑客手机定位追踪软件,会依照你所处的位置而推荐附近的旅馆商店;当你使用地图导航时,会依照其他人上传的数据,来告诉你前方的路段是否堵车。你的行动就会被手机上传,储存在不知何处的服务器里,等待之后检验剖析。

当你在手机上购物时,你的喜好会被搜集和剖析。当你在聊天时,每一句聊天记录就会被储存最少两个月。当你叫转租车时,会依照交通状况和附近汽车的数目调整加价幅度。当你把一本书标记为“想读”,或则评论一下刚看过的影片时,互联网企业们对你的了解就又多了一分。

这种信息的用途可能很广。网站和App会向你推荐你最可能订购的商品,无论是饼干、衣服,还是书籍或影片,让你只动动脚趾能够得到——你早已把自己的姓名、联系方法、家庭住址都告诉了她们。当你在微博上由于推荐而找到了志趣相投的网友时,微博也由于你提高了活跃度而高兴,从而为你推荐更多你可能想认识的人,但是只让大家看见特定的广告。

你觉得这种是你的个人信息,由于互联网企业侵害了你的个人隐私而愤怒。但企业们只觉得是为你提供了更好的服务,之后指指那份你没有读过的“最终用户合同”,证明她们经过了你的授权。

哪怕我们想要便捷一点、想要和其他人沟通,甚至仅仅想要打开地图找路,还会以舍弃自己的一部份个人信息为代价。

几年前,以前有一部流行的韩剧《疑犯追踪》。剧中有一套人工智能系统。它能通过所有的摄像头,搜集所有录音录象,并借此剖析出即将发生的恶行。明天的智能设备正在承当同样的职责,将我们生活中的不同截面递交给不同的公司,那些零散分布在互联网不同角落的信息综合上去,就是我们在互联网上的真正人生。而那些关于我们人生最详细的记录,是我们主动提供的。

这些早已弄成互联网上重要节点的公司们,设法用更好的方法吸引用户、留住顾客,再把用户弄成现金流。用户们享受着那些企业带来的便利,同时提供了自己的个人信息。这是这个时代的美妙之处,也是这个时代特有的疯狂。

互联网从来不会遗忘。我们觉得应当自己保护的信息,正在和众多互联网公司共享。似乎只有这些机器晓得,但那不再是我们自己的信息,不再是我们自己的隐私。

我们可以拒绝吗?

这甚至早已不算是问题。当人们就会读书写字时,不认字就不再是一个选择。我们都在被时代裹挟着前进,智能设备已然成为我们日常生活的基础元素。我们没法离群索居,难以像写了《瓦尔登湖》的梭罗那样,一个人盖一栋小竹屋,只身搬去海边,远离人类社会。

对隐私权的想法是与时俱进的,尽管常常落后于技术发展。智能设备才能更广泛地搜集个人信息、算法的发展让剖析个人信息显得愈发容易,而模式创新则让个人信息可以更多地用于商业用途。个人信息是个宽广而黏稠的铜矿,只是过去没有合适的方式将之弄成真金。而如今,早已万事俱备了。

我们越来越习惯互联网所带来的种种便利,开始把个人信息视为可以和便捷快捷交换的等价物。通常来说,这并不会带来显著的益处——当然,若是不发生大规模信息泄漏的话。

这还只是开始。当虚拟现实技术广泛走入家庭——大约会在三年内——我们将会提供更多的个人信息,从说话的形式声调到双眼瞥见的形式,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小动作到愈发精确的个人喜好。

而当人工智能真正开始用于商业剖析时,我们甚至会从个人信息的分享中获得益处。更精确更个性化的剖析将会给出更好的生活建议,对既往病程的记录将会推论出我们的重病风险。我们可能会由于在互联网上的个人信息而显得更健康、更长寿,而医疗公司和保险公司将会由于对我们的了解而赚更多的钱。若是一切顺利,这将会是个多赢的局面。

当我们在小村子锄草种时,没有个人隐私可言。当我们在鞋厂中工作时,开始有了个人隐私,也有了保护它们的心愿。当我们在水泥森林的小隔间中工作时黑客手机定位追踪软件,开始看重自己的个人隐私。当我们登陆进互联网时,开始跟全世界的企业分享我们的个人信息——也许当时我们并不觉得那是隐私。

当我们随身携带智能设备24小时不死机时,当互联网用我们的个人信息重构出我们的模型再为我们推送订制服务时,我们就早已没有哪些个人隐私可言了。

(来源:北方假期,原标题《小心!CIA正在盯住你》)


本文地址:http://www.bxchaxun.com/a/chanpinzhanshi/19731.html